光谷国际广场中意文化交流中心壁画案例

 公司动态     |      2018-09-30 10:19

 光谷国际广场中意文化交流中心壁画案例

壹创绘文化
武汉壹创绘文化有限公司承接光谷国际广场中意文化交流中心壁画设计与制作。公司团队从设计到完工历时30天时间,严格执行既定的工作计划和原创精细的工作流程,通过一致努力,整个壁画项目已全部完成。

   【设计理念】 
1,“书画同源”。
     在设计“中意经贸文化交流中心”壁画项目时,“书画同归”是设计理念的重要考量点。由负载着音义内涵的文字符号和负载着绘画内涵的形象符号“同归”于一种纯粹抽象的视觉符号。它既无文字应有的音义,也无绘画应有的形象。而所具有的文化内涵和精神内涵恰恰产生于对音义的阻抗和对形象的舍弃,所以,这种“同归”是在一种纯抽象的高层次上展开的,是一种更高的综合。

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中“叙画之源流”:“颉有四目,仰观垂象。因俪鸟龟之迹,遂定书字之形……是时也,书画同体而未分,象制肇创而犹略。无以传其意,故有书;无以见其形,故有画。”可见,书画同源说是书画分离(“书”沿着抽象符号的方向发展,“画”沿着具象写实的方向发展)之后对其生成期的认同。书与画在肇创阶段的同一,其基点是“象形”。

 通过对字型的重组和再造完成了一个巨大的工程——从音义符号向视觉符号的全盘转化。打破汉字原有笔划规定而重新组装,使最具中国文化色彩的方块字不再作为交流工具的语言文字和书面形式。不再成为字音、字义的载体。只保留了汉字字型的美学规范,将文字还原到笔划本身,变成一种纯粹的“点线结构”,一种横、竖、撇、捺的自由组合。由于剔除了作为文字符号的“字音”、“字义”,从而使“字型”的美独立突现出来;由于它不再是文字语言的符号,由于它排除了从字义上识读、语义上理解作品的任何可能性,从而使文字语言转化为绘画语言,使音义符号转化为视觉符号。然而,也正是由于将文字变成了无法释读的纯视觉符号,才使它们具备了一种新的文化涵义。使文字的性质、结构的演变进入一个意想不到的艺术境地,从而越出了作为“语言学”的一个部门的“文字学”的领域。对文字的创造性演化,不仅提供了一个寻求字型多种视觉意义的范例,而且可能引发人们对“字型美学”的研究兴趣以及书法观念的变更。

 
 2真实与矛盾的共处观念与语言的同构
   方块字作为华夏民族的独特创造,较之于别民族的文字创造具有很强的个性。它便于灵活地层层组合,“易读值极高”,并且有“许多印欧语文所不具备的特异功能”。文字的打散,肢解、重组后,变成了一个个没有读音和没有意义的“纯形”。从文字学的角度看,这或许是一个极其荒唐的举动,但从美学和视觉艺术的角度看,则不仅不荒唐,还可能被确认为一个前所未有的突破——在书与画的双向发展中表现出新的轨迹。

 
就“中意经贸文化交流中心”的壁画表现手段而言,语言自身的独特选择即已暗示出它的主题:如施太格缪勒所说,一个“完全不可理解的、矛盾的”世界;一个使人“失去了一切支撑点。面对这样的真实与矛盾,观者如“‘漂泊在无际的虚无之中”,失去了“一向停泊的锚锭”(尼采语)。观者面对这样一个真实的存在的壁画,那么“矛盾”也就同时、同样真实地存在着。它的存在是当代艺术理念的一种审美形态的。